在我的漫畫最後一頁
我將這本書  獻給了蔣孝宜

 

不管你認不認識這個人
如果你願意
請聽著現在的背景音樂

看看他的小故事


 



 

20001121
結束了宜蘭金六結和台南虎頭山的恐怖新兵訓練
我頂著大光頭、背著軍用背包下部隊了

在那個當兵還要一年十個月的時代

 

學長學弟制當然是一定要經歷的

每晚被長官訓完後,回到寢室還要被學長叫到床前再訓一頓

是所有新兵每天的例行宵夜

「ㄌㄚ正手不會貼緊是不是?」
「你們可以再白目一點阿!」
「我們連上什麼都有,就是沒觀念。」

當過兵的朋友一定對這些被ㄉㄧㄤ的對白還記憶猶新吧

 

 


就這樣過了幾個月

軍中一些再過個半年就要退伍的學長

會開始找所謂的「徒弟」

也就是繼承他們現在所負責的職務

 

這時候搶人的熱潮就出現了
因為老兵如果找不到適合交接的徒弟

連帶自己都會倒楣

誰不希望退伍最後半年過得輕鬆自在呢?找個可靠的徒弟就搞定了!

而新兵裡面表現還算好的,老兵都看在眼裡

 

……我表現的還可以……
雖然體能不特別好,更不是什麼風雲人物

可是還算認真聽話

份內的事情都做得很好,也很少出問題被罵

就是那種安全牌的類型

也因為這樣,許多學長開始想找我當徒弟

繼承他們軍中的業務

 

當很多學長都想要搶的時候,誰可以搶到呢?

不用說,就是最有「趴數」的學長
(
最有權勢和威嚴,或最凶的……)

結果,就當我百般不情願的要被學長A抓去做坦克駕駛員的同時

蔣孝宜出現了

 

 

蔣孝宜是我們連上的參一,外號叫做「光頭」

因為他總是留著很有型的三分頭,很像英國Coldplay的主唱Chris Martin那樣

全連的人,甚至排長,都對他又敬又怕 (他只不過是一個上兵)

也許是因為他散發著一種奇妙的領袖氣質

很敢講、很機八,但能力很強

大家都說他是「地下連長」

也是唯一敢衝進連長室拍桌子爭論的人……(再次強調,他只不過是一個上兵)
結果連長也相當欣賞他的個性

 

 

總之,這個看似凶惡的「光頭」學長,阻止了學長A的惡質邀約

直接攔胡,把我搶去當徒弟 (現在想想,也一樣是惡質邀約阿= =)

從那天起我正式成為連上「參辦室」的一員

很奇妙,進了參辦室,又成為了蔣孝宜的徒弟,就像領了免死金牌一樣

所有同袍甚至學長,都對我變得格外客氣

一來可能是因為蔣孝宜的聲勢太強,他們不敢對我頤指氣使

二來我所繼承的業務是跟「管理休假」有關的,大家都想挑好時間放假,所以想跟我打好關係……

 

但我也沒有因為這樣就過得爽

學習參一業務的歷程,我好幾次被嚴厲的蔣孝宜罵到抬不起頭來

心裡真是又慚愧又難過

但同時他又對我非常好,可能因為有些共同的興趣和頻率吧

他總是叼著煙跟我分享很多事情

並且那時候他常常在參辦室放著Third Eye Blind的專輯
也就是現在背景音樂的這個樂團

我突然覺得

我真的很喜歡、而且很崇拜這個人……

 

 

聰明、認真、機巴、能力強、運動神經發達、幽默風趣、有型有sense、領袖氣質、刀子口豆腐心、對音樂和影像熱忱、而且很照顧人………

 

連我那時候的女朋友,都覺得他帥斃了= =

(不過我也舉雙手贊成)

漸漸的,我發現他在我心裡成為某一個憧憬的目標

一直到現在都是

 

 

 

 

後來,我們都退伍了

因為各自的交友圈和工作領域不同,所以沒有很常見面

偶爾會去對方家玩

並且在我變胖之前會跟他在四號公園巧遇 (打籃球)

他總是脫了上半身在打球,胸口有個「孝」字的刺青

左右手都可以投籃、切入很快

帥呆了

 

 

 

還有,他後來也打魔獸,哈哈

 

 

 

兩年前,他突然決定離開台灣

當個真正的背包客,四處旅行,一邊做翻譯工作 (他是德文系的)

他在問我相機該買什麼牌子的同時

我問他為什麼想旅行?

 

他哈哈大笑說:

「浪子想結婚,但是女的不要阿!」

聽起來像是很豁達的自嘲,不過不知道為什麼,聽了有點悵然若失

尤其在很後來看到他的相簿之後

 

 

於是,他出發了。

成為了一個自由的人。



接下篇

創作者介紹

大力

大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